從負債40萬到村美人富 青島西海岸新區西南莊21年振興路

2021-03-17 06:58 大眾報業·半島網-半島都市報閲讀 (63353) 掃描到手機

組織村民盤活閒置民房,發展丁家裏民宿等鄉村旅遊業。

文/半島全媒體記者 李曉哲

圖/受訪者提供

3月16日,暖陽籠着萌動的早春,讓寬敞整潔的西南莊新村顯得格外敞亮,而更敞亮的是西南莊的村民。這個距離青島市區兩個多小時車程的偏遠小村如今成了西海岸乃至青島鄉村建設的一張名片。

而西南莊新村的今天離不開一個人:他擔任村書記21年,帶領村民開闢富民增收渠道,將負債40多萬元的薄弱村轉變成年入百萬元的經濟強村;他抓黨建強班子,帶領黨員幹部學先進學標杆,凝心聚力,拉起一支傾心為民服務黨員幹部隊伍;他曾榮獲“山東省擔當作為好書記”,省市區“優秀共產黨員”及“勞動模範”“最美村支書”“青島西海岸新區成立五週年突出貢獻人物”等榮譽稱號,先後當選青島市政協委員、青島市人大代表、山東省人大代表,他就是青島西海岸新區大村鎮西南莊新村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丁連國。

村美人富產業足,西南莊村遠近聞名

充滿時代氣息的鄉村記憶陳列館和紅色黨史館、古色古香的徽派建築、丁家學派書法家手繪的商户牌匾、農家特色舒適民宿、遠處的牡丹園玻璃暖棚閃爍着春日點點暖陽……3月16日,記者來到青島西海岸新區大村鎮西南莊村,漫步在街頭,村莊的秀美盡收眼底。

“天暖和起來了,這幾天,我們的民宿客人也多起來,估計清明小長假將迎來今年第一波客流高峯。”青島西海岸新區大村鎮西南莊村村民丁進芳正在收拾剛剛退房的民宿。她表示,近幾年,在丁連國的帶領下,村裏不但抓住引進牡丹園大項目的機遇流轉了土地,還將20餘處村民閒置房屋,改造成了具有鄉村特色的民宿,遊客點單、農户做菜,打響了具有濃郁魯鄉風格的“丁家全席”招牌,發展起鄉村旅遊。這項產業吸引了不少城市遊客,拓寬了村民的增收致富的途徑。

“作為一個村子的當家人,他敢想敢幹,總能敏鋭地捕捉到每一個時代的機遇,抓住一切機會發展產業帶動村民致富、推動村莊發展。”大村鎮黨委副書記、政協委員聯絡辦公室主任張賢成告訴記者,別看現在的西南莊村村美人富產業足,21年前,這個村還是一個負債40餘萬元的薄弱村,村裏沒有產業,村民只知道種地,收入單一。轉機發生在2000年,當時只有36歲的丁連國臨危受命,擔任起西南莊村黨組織書記,團結帶領村莊黨員幹部走出一條“黨建領航、產業領跑、文化領軍、服務領先”的鄉村全面振興之路,如今的西南莊村已成為遠近聞名的富裕村、示範村。

“今年,我們還跟幾家高校的專家教授做了論證,準備依託西南莊所擁有的丁家裏文化、紅色村史文化,結合周邊鄉村旅遊資源、黨史教育培訓等產業,打造一個‘黨史+’的全新業態。”丁連國告訴記者,隨着村莊規模的優化調整,西南莊與周邊的河外村、前堯村、大堯村、大石嶺村、小石嶺村等優化整合為西南莊新村,丁連國成了新村的當家人。

黨員幹部有魄力,村委班子有機制

“這個成績是與全村人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分不開的。”丁連國表示,一支充滿活力、服務百姓的黨員幹部隊伍才能帶動村莊產業振興,羣眾富足。他上任第一把“火”,就是夯基築台抓黨建強班子,紮實做好黨組織規範化建設。他帶領村幹部和黨員定標準、嚴規矩、明底線,定期進行自我體檢,通過各種內容學習,增強幹部黨員的集體意識和工作積極性。他還摸索出一套完整的“德、孝、睦、學、勤”五位一體的黨員評價標準體系,推動黨員亮身份、亮承諾,有效激發“一名黨員一面旗幟”的頭雁效應。

“俗話講,農民富不富,關鍵看支部;經濟強不強,就看支部怎麼想。一個過硬支部,是強化基層黨組織領導力、健全鄉村治理體系、推動農村建設發展的核心和中樞,代表着黨的意志、羣眾的意願。一個好支部,關係到能否推行一個好理念、帶強一支好隊伍、落下一個好項目、幹好一批好實事、建成一個好村莊。”丁連國説,多年來的農村工作經驗告訴我們:農業要發展,鄉村要振興,關鍵要靠黨的領導,建立一個堅強有力的領導班子是根本的組織保證。

丁連國看問題準,解決問題“開方”也能藥到病除。為了帶好隊伍,他提出了“十要標準”。比如干部要注重着裝,因為他們代表着村子的形象。再比如明令禁止“炕頭辦公”,就是在家辦公隨意散漫,還有家屬摻雜意見的;禁止會上不講、會後亂講等行為。一時間,西南莊的班子成員擰成一股繩,勁往一處使,很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學習加上開展黨員冬春訓、主題黨日等活動,現在黨員村幹部都深刻意識到自己的形象就是村莊形象,在其位謀其政,要好好為人民服務。”西南莊村黨員丁培友告訴記者,他在村裏生活了64年,丁連國上任後,黨員幹部的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不止黨支部的組織力、戰鬥力增強了,村民對村莊事務參與度也明顯提高。為此,村裏建立了“支部微信羣”,接收村民反映各類問題,隨時為羣眾排憂解難,並把黨員“承諾踐諾榜”上牆,成立村民議事會,建立“村民熱話台”,設立便民服務大廳,創辦“大大小小村內事、是是非非大家談”黑板報,拓寬暢通了線上線下黨羣交流渠道。

目前村委班子形成了上世紀50年代~90年代各一名的梯形隊伍,做到後繼育人、後繼有人。這樣的隊伍建設發展機制,有利於村莊各項政策保持連貫性,有利於村莊的長遠和諧穩定,有利於歷屆支部優良傳統的代代相傳、經久不息。“2017年村莊2名年輕有作為的青年人被納入重點培養對象,一名80後,一名90後。讓他們感受農村發展的新前景,體驗農村發展的新天地,看到農村舞台大有作為。通過他們影響和凝聚年輕一代關注鄉情、回鄉創業,積極為村莊發展獻計獻策。”

一二三產業配合發展,運籌帷幄展未來

如何實現一體化發展,把產業振興“盤子”做大?丁連國又站到了新的起點。

丁連國表示,21年以來,他們首先解決了隊伍的問題,再在原有的資源基礎上發展起了產業。而在2012~2018年期間,集約化發展給了他們新的機遇。到現在他們要擺脱對資源的依賴性,要“主動出擊”創造出西南莊新村的新未來。“我們就是開了一桌酒席,大家來把各種菜都網上端。”他們提供的已經是一個發展平台、載體,吸引着越來越多的產業、要素向這個昔日的偏遠鄉村聚集。

當村裏迎來第一個投資人——綠豐源綠化公司的時候,村裏商量和分析,一致認為這是個好的發展機遇,是實現農户和村雙贏的發展渠道。但要讓項目真正留下,就要有保障機制。村裏迅速形成一致意見後,加大協調力度,積極引導,加強治安管理,村幹部形成了約定,不準吃拿卡要,還安排人對接工作。“我們當時就保證,工地上的工具沒人看都不會丟。”也正是這一遠見卓識,讓項目迅速上馬,該公司業務運轉流暢,不但把農民從土地上解放出來,他們的身份也由農民變成工人,人人都有幸福感和獲得感。由於村裏創造了和諧穩定的營商環境,陸續引來了若干開發公司,這也為以後的藍圖繪就鋪下了最華彩的底色。

目前西南莊新村一二三產堅定推進融合發展。一產特色就是茶業,目前發展到200畝左右,配套成立合作社加強經營、打造品牌。二產特色就是製鞋,引進企業增加就業,解決閒散勞力70多人,產品主要出口韓國、日本和新加坡。三產特色就是牡丹,1300多畝的青島國際性牡丹產業園落户,準備開展觀光、採摘,吃、住一體化的旅遊,打造特色鮮明的田園綜合體。僅牡丹產業園將每年為村集體增加200萬元的集體收入。目前,一二三產的融合度不斷提升,村民依託土地參股分紅,做好產業服務,讓村民變成了產業工人、職業農民和小企業主,逐步實現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的奮鬥目標。

“還是要以黨支部聯建為抓手,充分發揮‘強村’班子好、幹部強的優勢,從黨建培育、產業佈局、文化創建等方面強化協同發展,極大提升了班子凝聚力、組織力和戰鬥力。”丁連國表示,他跟幾個村的負責人一起調研的基礎上,初步設想把幾個村的鄉村旅遊資源“連點成片”,用“一票通”模式讓不同項目錯位發力,吸引各個取向定位的遊客,打造利益共同體,協同發揮土地資源優勢,招引更多優質生態農業項目,打造集文化、教育培訓、旅遊、康養於一體的基地,讓村民過上“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聞得花香、聽得鄉音、吃得農飯、記得鄉愁”的美好生活。

西南莊新村轉下來,一個鄉村建設的樣板早就給出了鮮活的答案。正如丁連國和村民們説的那樣,希望大家都到這裏坐坐,住上兩天,看看鄉村新變化,聊聊未來新圖景。

採用雙加模式,傾心打造村莊產業

黨建引領,產業賦能。西南莊新村走過的路正是一條可以借鑑的鄉村建設示範路。

“村莊能有現在的發展,都是我們一點一點拼搏出來的。”57歲的丁連國回想起21年來的風風雨雨,眼含熱淚,一時語噎。曾經在辦公室掛着吊瓶辦公的他,最明白西南莊新村如今的一磚一瓦是如何得來不容易。

丁連國剛接任村書記時,作為一名1987年就入黨的“老黨員”,看着負債累累的“家底”,也一度心裏“打怵”,要把村裏工作做成、做好,難度可想而知。

他知道,村莊要振興,關鍵靠產業。為了把老百姓從土地上解放出來,丁連國用盡了心思。2002年,村裏的山栗子、地瓜、芋頭等農產品大獲豐收,市場價格低迷,如何打通銷路成了村民最頭疼的事。眼看村民一年的收成就要付諸東流,丁連國當機立斷,帶領村裏的黨員幹部成立了原膠南市第一家農業協會——大村果蔬協會,後來組建了青島龍馬經濟服務中心,通過幫村民包裝產品打通銷路,讓農產品賣上了喜人的價格。

“四毛錢一個的雞蛋賣到了一塊錢,七毛錢一斤的板栗賣到了五塊錢,跟着這個年輕的村書記賺着錢了,村民心裏都服氣了,村裏有什麼事都願意配合他了。”村民丁建坤錶示。

為了讓村民進一步增收,2006年,丁連國抓住國家鼓勵發展農業合作社的機遇,在村裏成立了青島市第一家農業專業合作社——龍馬農產品專業合作社,把本村和周邊村莊的農户組織起來,集中管理、統一收購,促進經濟增收。經過合作社的推動,西南莊的特色農產品小有名氣,村民收入穩定了,日子有了起色。但丁連國並沒有滿足現狀,他組織黨員、村民代表“走出去”,到先進地區及周邊鄉鎮開拓眼界、學習取經、解放思想,回來後,經過反覆討論研究,他根據村莊自身實際,確立了村莊“一點兩線”“東拉西拽”的發展模式,先後建設了桑蠶養殖基地、肉食養殖小區,帶火了經濟發展一條街。同時,依託推行的產權制度,實行土地適度規模經營,大力發展“花果茶”產業,打造了“龍馬石鍋”等產業品牌。

2016年,鎮上引進的佔地千餘畝的青島城發國際牡丹產業園項目,落地西南莊。丁連國喜上眉梢,他意識到大項目將給村莊發展帶來不少機遇,於是,他將村莊發展與城發國際牡丹產業園嫁接融合,採用“企業+村莊”“企業+農户”雙加模式,成立丁家大村旅遊開發公司,積極吸引村民入股,引導村民全員參與,盤活村民閒置房屋,打造村莊文化休閒、民宿體驗等鄉村旅遊新業態。他還學習借鑑“蘭陵模式”,將生態經濟融入村莊發展,在打造佔地200畝的村西“南荷北竹”景區、“茶園”小區、“生態菜園”小區,逐步形成花、果、竹、茶圍村生態產業觀光長廊,實現村莊與城發國際牡丹產業園在發展空間上的無縫融合,構建起“村在園中、園村共生”的發展格局。

村裏產業發展起來了,丁連國又瞅準農村剩餘勞動力市場和港口企業勞動力缺口,2020年發起成立新區第一家村黨支部領辦的農村勞務公司——青島鑫農源勞務工程有限公司,把人才市場設在了農民家門口,既解決了企業用工難,又解決了村民的就業問題和用工權益保障。

“有了產業帶動,我們西南莊早已不是當年那個的窮村,現在村集體資產達到2000多萬元、年均村集體收入也得有260多萬元、村民人均年收入3.2萬元,全村有100餘户村民脱離了‘土地依賴’。”丁連國自豪地告訴記者。

返回半島網首頁>>